欢迎光临郑州炜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网站!

24小时咨询热线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股权全遭冻结 辅仁集团陷债务危机

作者:admin   时间:2019-07-03 13:09   

[摘要] 辅仁集团被冻结股份的消息在今年6月集中爆出。在这一个月内,辅仁药业(行情600781,诊股)先后发布了13份关于控股股东股份冻结和质押的公告,被冻结的股份数量不断攀升。

一个月内,十多份股份冻结公告密集发出,债务压顶而来,昔日的河南首富朱文臣可能从未遭遇如此窘迫。

6月29日,辅仁药业(600781.SH)再次发布控股股东股份冻结公告称,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对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辅仁集团”)所持有的约2.82亿股股份进行了轮候冻结,冻结期3年。

公告显示,辅仁集团持有辅仁药业约2.82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45.03%。截至目前,辅仁集团所持有的辅仁药业股权已全部被冻结。这当中,已经质押的股份有6795.14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24.06%。

在这之外,辅仁集团和朱文臣所持有的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宋河酒业”)部分股权和相关资产也接连被冻结。

“目前上市公司不存在为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提供担保的情况,公司生产经营正常。”辅仁药业董秘张海杰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应表示。

一手药业一手酒业

朱文臣的商业轨迹带着厚重的资本运作色彩。

最早以中药起家,1995年,朱文臣在自己的家乡河南省鹿邑县开始筹建辅仁药业集团,第一个落地的项目是河南辅仁堂制药,推出的首个产品“糖尿乐”当时曾是明星产品。

一脚跨进医药行业的朱文臣曾有一个目标,就是将辅仁打造成为“全球通用名药中国制造商”。事实上,早期朱文臣将辅仁药业的发展定位于大普药。做大普药无疑需要多品种、大产能作支撑。基于此,朱文臣很快带领辅仁走上了兼并扩张的道路。

首单并购在2012年落地。当年12月,辅仁集团收购了焦作怀庆堂,借此从中药跨入西药领域。2003年,辅仁集团将河南老牌国有药企开封制药及其下属合资公司全资收入麾下,改造更名为今天的开封制药集团。

自此之后,辅仁集团还先后重组了河南天康制药、北京远策药业等多家药企,迅速搭建起拥有上千个品种的“辅仁系”大普药平台。

虽然辅仁的主业是制药,但让辅仁走进公众视野的却是酒。2002年,辅仁集团正式控股宋河酒业。朱文臣不仅盘活了举步维艰的宋河酒厂,还将其打造成了豫酒的一张名片。

一手药业,一手酒业。2012年的胡润百富榜上,朱文臣以76亿元财富登上了河南首富之位。

虽然朱文臣对这一称号并不认账,不过当时辅仁系旗下已经囊括了包括辅仁药业、开药集团在内的数十家子公司,系河南省最大的医药企业。当年宋河酒业的销售额也突破了20亿元,足见当时其商业帝国之庞大。

股份悉数遭冻结

一切看似顺风顺水,然而债来如山倒。

辅仁集团被冻结股份的消息在今年6月集中爆出。在这一个月内,辅仁药业先后发布了13份关于控股股东股份冻结和质押的公告,被冻结的股份数量不断攀升。截至6月29日,辅仁集团所持有的辅仁药业45.03%股权已悉数被冻结和轮候冻结。

至于股份被冻结的具体原因,辅仁药业和辅仁集团方面均未对外披露。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涉及冻结辅仁集团所持股份的包括了郑州、合肥、北京、西安、南平、石家庄、广州、深圳等多地人民法院。

而从相关的司法文件中不难发现,辅仁集团或涉及多起民间借贷纠纷和诉讼,相关债权人纷纷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而导致其所持股权等资产被司法冻结。

事实上,早在所持辅仁药业股份被冻结之前,朱文臣和辅仁集团持有的部分宋河酒业股权和其他权益已陆续被司法冻结。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朱文臣和辅仁集团被列为被执行人,冻结所持宋河酒业股权和其他权益的数额合计接近2.3亿元。

除此之外,辅仁集团所持有的上海赛领辅仁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河南光大金控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辅仁药业集团熙德隆肿瘤药品有限公司等企业的部分股权也被执行了司法冻结。

实际上,辅仁集团资金链之紧绷,早已在宋河酒业身上埋下伏笔。企查查数据显示,自2018年1月份以来,宋河酒业共进行了9次动产抵押,担保债务的数额高达16.1亿元。

上市公司或受累

作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辅仁集团和朱文臣的债务危机也引发了外界对上市公司辅仁药业实际控制权发生转移的担忧。截至目前,辅仁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北京克瑞特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合计持有3.07亿股,占总股本的48.94%股权。

“股份冻结暂不会对公司控制权产生影响。”张海杰向记者回应称,“目前冻结股份相关债务与上市公司不存在关系。控股股东正在积极采取行动,与各债权人等进行积极沟通协调,争取早日解决相关问题,解除股份冻结。”

从财报数据来看,辅仁药业似乎未见受影响的迹象。2018年度,公司实现营收63.17亿元,同比增长8.92%;归母净利润8.89亿元,同比增长127%。而2019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3.7亿元,同比增长1.0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5亿元,同比增长17.26%;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2.25亿元,同比大增133%。

广州某中型律师事务所的合伙律师张庆(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股东与上市公司是相互独立的主体,理论上大股东的债务对上市公司的生产经营不造成影响,“但现实中很难说一点影响都没有。除了实控人变更的风险,还要注意上市公司是否存在为大股东提供担保的情况,以及大股东是否有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等”。

辅仁药业否认存在为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提供担保的情况。截至2019年3月31日,辅仁药业及其子公司对外担保的累计金额约为18.67亿元,全部为子公司之间的担保,担保总额占公司2018年度审计后净资产的34.15%。辅仁药业还称,截至一季度末,公司不存在对全资或控股子公司以外的对外担保,也不存在逾期担保的情况。

不过,辅仁药业曾有过向关联方提供担保未及时披露的情形。2019年5月4日,辅仁药业补充披露,经向辅仁集团了解,2018年1月11日,关联方河南省宋河实业有限公司在郑州银行(行情002936,诊股)(港股06196)融资贷款3000万元,委托郑州农业担保股份有限公司提供担保,且约定朱文臣、辅仁集团和辅仁药业向郑州农业担保公司提供反担保。最终这笔借款逾期4个月才还清,辅仁药业虽然未承担还款责任,但亦未及时履行披露义务。

时代周报记者还注意到,辅仁药业自身也存在股权被冻结的情况。企查查信息显示,今年5月底至6月中旬,辅仁药业被列入被执行人,其持有的开封制药集团和辅仁堂制药的部分股权被司法冻结,冻结期为3年。